当前位置:深圳煤气的生产和供应业历史宦官仇士良的权势有多大?敢威胁皇帝,杀二王一妃四宰相
宦官仇士良的权势有多大?敢威胁皇帝,杀二王一妃四宰相
2022-09-23

时间长河不停的流淌,历史在不停的发展,让趣历史小编带大家拨开历史的迷雾,回到那刀光剑影的年代,看看宦官仇士良的故事。

公元843年,纵横官场二十多年的大宦官仇士良,向皇帝递交了还乡养老的辞职信,宫中大大小小的太监都聚拢在他院门前,为他送行。仇士良十分感激,便决心对他们传授一些职场秘籍:“诸君好好侍奉天子,能听老夫一句忠告吗?”一、那些经常奉承你的人,背后很可能在算计你众人齐声曰:“还请大人不吝赐教。”

“天子,千万不能让他闲下来!他闲下来了,就会看书、见儒臣,变得深谋远虑,等他减少了玩乐的项目,出游的次数,我们这些侍奉天子的人就会因失去天子的宠爱而丢掉权力。为了你们自己好,你们应该用财货、玩乐的方式来蛊惑他的心,使皇帝沉迷享乐、厌恶治理国家,不了解外面发生了什么事。到时候,皇帝必然依赖我们,我们的恩泽和权力还能跑得了吗?”

仇士良的这番话,基本总结出了数千年来权臣们把持朝政的方法,也向我们揭示出了大唐政坛危机四伏的一面:君王对朝廷的掌控力已经低到连宦官都敢公开设计控制他的程度了 。这位叫仇士良的宦官究竟是何许人也,为何他敢不将君王放在眼里呢?二、霸服的仇士良:殴打元稹,威胁皇帝,杀二王一妃四宰相 仇士良原本是唐宪宗担任太子时的侍从,他很幸运,遇见了一位心怀大志,又极有能力的君王。唐宪宗继位后,仇士良极受宠爱,被派去监督平卢、凤翔等军。

唐宪宗是一位不甘寂寞的皇帝,他在任时励精图治,“能用忠谋,不惑群议”,以削藩为重任,在他的努力下,唐朝一度出现了“中兴”的盛况。仇士良能被他派去监军,就意味着他是唐宪宗心中值得信任的重要人物。在当时发生过一件影响很大的事情,可以看出皇帝对仇士良的宠幸:仇士良和御史元稹争住驿馆上房时,元稹不肯让,他竟然直接把元稹给打了一顿。后来中丞王播上奏请求皇帝秉公处理时,皇帝却下旨把元稹这个受害者贬官了 …

如果说唐宪宗时期的仇士良还知道收敛的话,唐文宗、唐武宗时期的仇士良就显得有些过度狂妄了,《新唐书·仇士良传》记载:士良杀二王、一妃、四宰相,贪酷二十馀年。仇士良等各进阶迁官有差。自是天下事皆决于北司,宰相行文书而已。宦官气益盛,迫胁天子,下视宰相,陵暴朝士如草芥。

——《资治通鉴·卷二百四十五》

因为对唐文宗试图消灭宦官的行为不满,仇士良曾经召集翰林学士崔慎由写诏书,打算废掉唐文宗的皇帝之位。听到仇士良的话后,崔慎由大惊失色:“上高明之德在天下,安可轻议?慎由亲族中表千人,兄弟群从且三百,何可与覆族事?虽死不承命。”仇士良听到崔慎由的话后,沉默良久,他打开一扇小门,把崔慎由领了进去,在那里,崔慎由见到了被软禁的唐文宗。仇士良当着崔慎由的面数落着唐文宗的过失,全场唐文宗都低着头不说话,仇士良指着皇帝说:“如果不是崔学士不肯写废除你的诏书,你也不会再坐到这里了!”目睹了这一切的崔慎由三观破碎,出去的时候,仇士良又警告他:“不要将今天所见之事讲出去,不然小心你的宗族受牵连。”

因而,直到仇士良倒台后,崔慎由的儿子崔胤才把这件事讲了出来。三、大唐政局的困局

谈起仇士良,就不得不提到大唐政坛的两大困局:藩镇割据和宦官当政。自“永贞内禅”中宦官俱文珍伙同节度使,逼迫唐顺宗退位以来,宦官在干预朝政这块,就愈发肆无忌惮。如王守澄历经宪宗、穆宗、敬宗、文宗四朝,便参与策划了刺杀唐宪宗、代理监国李悟,拥立唐穆宗、唐文宗几件大事。

在皇权独尊的封建时代,宦官能够拥有如此大的能量,来影响君王的废立,可见当时的李唐王室处境之艰难,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了。在封建社会,君王统治天下的根基,

一靠民心、二靠制度、三靠强大的军事实力 。 制度构建起了国家的框架,也规范了社会秩序。在政治清明的时候,理想的制度是使每一个人都能各司其职、各有所用。唐朝是一个很有开创性的朝代,在安史之乱爆发前,大唐一直是欧亚大陆上诸多强国学习的对象。在原本的政治构想中,唐朝的统治者试图通过三省六部制来分化、制衡宰相的权力,又依靠科举制度选拔寒门子弟,打破贵族阶层对官职的垄断,达到加强皇权统治的目的。但数代君王的努力,都随着安史之乱的爆发,回归于原点。

安史之乱爆发后,君王为了平定叛乱,采取了在各地设立藩镇的政策,好让各地节度使在缺乏朝廷统一调令的危难时刻,能够便宜行事,根据自身实力灵活对抗叛军。藩镇的设置在当时有利有弊,只是就如同西周的分封制一样,随着地方节度使实力越来越强,君王的影响力也在不断下降。以至于到了唐朝后期,很多节度使甚至于直接把这一职位搞成了世袭,好让自己家族能够一直经营自己管辖的领地。这种职位的世袭,实质上就是一种分裂的行为,它成了唐朝皇帝心中的一根心头刺。在藩镇割裂、外戚干政的情况下,皇帝引入了第三方势力:宦官。

宦官这个人群极为特殊,因为他们的生理原因,他们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延续后代,宦官是皇帝的家仆,他们的地位和皇帝的宠幸程度直接挂钩,所以皇帝对宦官的信任普遍高于对一般大臣的信任。“没有制衡的爱,最终只会滋生出更贪婪的欲望。”皇帝对太监的信任,让太监意识到,这或许是让自己更进一步掌握权力的机会。正如开头仇士良对其他宦官所说的那样:“要想获得更多的权力,就要先学会控制皇帝!”当皇帝把宦官当作奴仆的时候,恐怕他们自己都没想到,正是自己所信赖的人,背叛了自己。